复工后家政员化身家庭防疫“指挥官”

主动提出防疫需求,与雇主关系更紧密,行业内部更团结

复工后,家政员化身家庭防疫“指挥官”

答:《行动计划》提出系统推进职业教育“三教”改革。一是提升教师“双师”素质,实施新一周期“全国职业院校教师素质提高计划”,落实5年一轮的教师全员培训制度;改革职业学校专业教师晋升和评价机制,破除“五唯”倾向,完善职业学校自主聘任兼职教师的办法,改革完善职业学校绩效工资政策,允许专业教师按国家规定在校企合作企业兼职取酬。二是加强职业教育教材建设,实行教材分层规划制度,健全教材分类审核、抽查和退出制度,促进教材质量整体提升。三是提升职业教育专业和课程教学质量,合理规划引导专业设置,建立退出机制;建立职业学校人才培养方案公开制度,将课程教学改革推向纵深;完善以学习者为中心的专业和课程教学评价体系,强化实习实训考核评价,鼓励教师团队探索分工协作的模块化教学组织方式,有效提升职业教育课程教学质量。

北京鸿雁社工服务中心负责人梅若表示,从家政员们的反馈来看,疫情期间,雇主和家政员间的相处会让彼此的关系更为紧密,一方面,出于卫生安全考虑,雇主会减少换人的频率;另一方面,疫情封闭期间也让双方有了更多接触和了解的机会。

8.请问《行动计划》在职业教育考试招生方面将推进哪些改革?

答:《行动计划》提出深化职业教育考试招生改革,引导不同阶段教育协调发展、合理分流,为学生接受高等职业教育提供多种入学方式。一是健全省级统筹的高职分类考试招生制度,完善高职教育招生计划分配和考试招生办法,保留高职学校考试通过普通高考的渠道,保持分类考试招生为高职学校招生的主渠道。二是规范职业教育考试招生形式,推动各地将技工学校纳入职业教育统一招生平台,逐步取消现行的注册入学招生和中职本科贯通,适度扩大中职专科贯通,严格执行技能拔尖人才免试入学条件。三是完善“文化素质+职业技能”评价方式,职业技能测试分值不低于总分值的50%,考试形式以操作考试为主,须充分体现岗位技能、通用技术等内容;支持有条件的省份建立中职学生学业水平测试制度,鼓励高职学校与产教融合型企业联合招生。

答:《行动计划》提出充分发挥职业教育服务全民终身学习的重要作用,推进国家资历框架建设,建立各级各类教育培训学习成果认定、积累和转换机制,重点开展三项工作:一是健全服务全民终身学习的职业教育制度,加快建设职业教育国家“学分银行”。二是落实职业学校并举实施学历教育与培训的法定职责,支持职业学校承担更多培训任务,推动更多职业学校参与1+X证书制度实施,引导职业学校和龙头企业联合建设一批示范性职工培训基地。三是强化职业学校的继续教育功能,实施“职业教育服务终身学习质量提升行动”,遴选认定一批示范性继续教育基地、优质继续教育网络课程、社区教育示范基地和老年大学示范校。

梅若认为,疫情对行业的影响是连续的,家政员则处于这个连续影响的末端环节。“疫情后,家政员们感受到群体内部的组织性和团结性,也加深了雇佣双方的联系,我们正在反思如何利用网络更好地为家政员开展活动。”

隔离期满后,雇主亲自开车将谭丽从隔离地点接回了家中,还提前帮她办好了社区出入证。进小区、测体温、登记等操作完成后,她终于回到了已经工作和生活了5年的雇主家。

10.请问《行动计划》在深化职业教育“三教”改革方面有哪些具体举措?

从返回北京、进入雇主家的那天起,在北京阜成门做家政员的谭丽(化名)就在卫生防疫方面加倍小心,“我把全身的衣服用消毒液浸泡清洗,自己也连忙洗澡做全身的消毒。”

在北京从事3年家政员工作的金丽阿姨第一次接触到网课,则是因为雇主家小孩的学习需要。疫情期间,除了日常的工作内容,金丽阿姨还要负责两个小孩的网课。“刚开始上网课小孩有点儿忙不过来,我在一旁帮他们取资料,以及拍照上传作业,也知道了原来还可以在网上学习。”

7.请问《行动计划》在深化产教融合校企合作方面规划了哪些重点任务?

4.请问《行动计划》在落实“立德树人”根本任务方面提出了哪些具体举措?

首先摆在面前的难题就是口罩稀缺。“疫情刚开始的时候,大家比较恐慌,在农村很难买到口罩,雇主也让我可以等疫情结束之后再回去”。考虑到疫情持续时间的不可控,谭丽还是准备按原计划回京,儿子辗转联系多个亲戚朋友终于拿到了10个口罩。

下午4点半,正在卧室休息的金丽阿姨收到了一份礼物,这是小女孩刚结束网课学习的手工课成果。金丽阿姨告诉记者,这段期间,自己从不知道什么是网课,到已经能熟练地辅导孩子上网课,线上技能也在不断提高。

答:《行动计划》规划设计了10项任务,27条举措。一方面,加强顶层设计,对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、推进职业教育协调发展、完善服务全民终身学习的制度体系、深化职业教育产教融合校企合作、健全职业教育考试招生制度等进行部署。另一方面,聚焦关键改革,实施职业教育治理能力提升行动、“三教”改革攻坚行动、信息化2.0建设行动、服务国际产能合作行动、创新发展高地建设行动等5项行动。文件附表细化了56个重点项目,国务院职业教育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各成员单位分头推进,各地自愿承接,建立绩效管理平台,建设期满国家根据建设成效进行认定。

7月12日,谭丽在朋友圈中发布录音棚的照片,配文“再次走进录音棚,今天顺利过关了”,这是她从6月6日起第三次进棚录音。“我不仅每天健身打卡,还和朋友们练习唱歌,唱出我们自己的心声。”

疫情期间,家政员们仍然要承担外出采购的任务,并利用自己在家政培训时掌握的卫生知识,为雇主和自己实行周全的防疫措施。谭丽向记者介绍道:“出门带好口罩,带纸巾按电梯,回家后先用洗手液洗手,再摘口罩,摘完口罩再洗手,接着换衣服,再洗手消毒。”在她看来,多加注意既是为自己着想,也是为客户考虑。

回想这一路的曲折,以及从各位老乡、工友处得到的帮助,谭大姐最深刻的感悟就是:“家政员之间应该互帮互助、相互团结、加强联系。”梅若表示,家政员平时的工作地点都在各自的雇主家,很难有机会相互沟通,疫情将大家紧密团结在一起,也让家政员们看到了群体的力量。

答:《行动计划》提出加快推进职业教育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,重点开展三项工作:一是健全职业教育标准体系,分层分类、系统衔接地构建职业教育学校标准和专业标准,结合职业教育特点完善学位制度,完善各类标准的动态更新和执行情况检查机制。二是完善办学质量监管评价机制,制定职业学校办学质量考核办法,建立技能抽查、实习报告、毕业设计抽检等随机性检查制度;深入推进职业学校教学工作诊断与改进制度建设,切实发挥学校质量保证主体作用。三是打造高素质专业化管理队伍,落实和扩大职业学校办学自主权,健全完善职称评聘、分配制度等办法,加强职业学校校长和管理干部培训,造就一支政治过硬、品德高尚、业务精湛、治校有方的管理队伍。

答:《行动计划》提出巩固职业教育产教融合、校企合作的办学模式。一是建立产业人才数据平台,发布产业人才需求报告,研制职业教育产教对接谱系图,指导优化职业学校和专业布局,促进人才培养和产业需求精准对接。二是建好用好行业职业教育教学指导委员会,全面推行现代学徒制和企业新型学徒制,建立覆盖主要专业领域的教师企业实践流动站、实体化运行的示范性职教集团(联盟)和技工教育集团(联盟),建设一批具有辐射引领作用的高水平专业化产教融合实训基地,深化校企合作协同育人。三是支持行业组织积极参与产教融合建设试点项目,鼓励地方开展混合所有制、股份制办学改革试点,推动各地建立健全省级产教融合型企业认证制度, 健全以企业为重要主导、职业学校为重要支撑、产业关键核心技术攻关为中心任务的产教融合创新机制。

2020年的小年夜,谭丽顺利地从北京的雇主家回到了老家四川绵阳。本来已经买好了2月2日返程的车票,突如其来的疫情让这次返程变得困难重重。

5.请问《行动计划》在健全职业教育学校体系方面有哪些具体举措?

答:《行动计划》提出进一步创新思想政治教育模式,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人才培养全过程。一是推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进教材进课堂进头脑,推进理想信念教育常态化、制度化,加快构建中国特色职业教育的思想体系、话语体系、政策体系和实践体系。二是落实全员全过程全方位育人,教育引导青年学生增强爱党爱国意识,听党话、跟党走,在职业学校遴选认定一批“三全育人”典型学校、名班主任工作室和德育特色案例。三是加强中职学校思想政治、语文、历史和高职学校思想政治理论课课程建设,开足开齐开好思政必修课程;加大专职思政课教师配备力度,建设一批思政课教师研修基地,开展德育骨干管理人员、思政课专任教师培训,通过遴选一批思政课教学创新团队、示范课堂和课程思政教育案例,推动职业学校思想政治教育模式创新。

答:《行动计划》围绕办好公平有质量、类型特色突出的职业教育,以提质培优、增值赋能为主线,坚持问题导向、需求导向、目标导向,着力补短板、激活力、提质量。通过加快体系建设、深化体制机制改革、加强内涵建设,系统解决职业教育吸引力不强、质量不高的问题;通过构建“国家宏观管理、省级统筹保障、学校自主实施”管理机制,引导地方学校从“怎么看”转向“怎么干”,转职能、提效能,激发地方和学校改革活力。

除了保持与家政工的互动,不少家政服务企业还在疫情期间开办了线上课程,包括协同写作班、线上KTV、健身打卡、美食培训等。梅若向记者介绍:“家政员的工作要求她们必须身体在场,平时不太注意线上技能的培养。我们举办这些活动,一方面是希望帮助他们在疫情期间巩固职业技能,也借此让大家有一个情绪和身心的出口。”

3.请问《行动计划》部署了哪些重点任务?

了解到此时返京需要隔离14天,一直从事居家照料的谭丽并没有自己的住处,她只好向同行的姐妹们求助。一位已经回到北京且就住在雇主家附近的广元老乡解了燃眉之急。谭大姐立即确认自己符合返京和入住程序,揣着口罩踏上了返京的火车。

主动提出防疫需求是许多家政工的做法,他们也成为了家庭卫生防疫的“指挥官”。在怀柔从事高级育婴照料的朱春兰(化名)指出,“我们基本都是持证上岗的,自然也会比雇主更加注意卫生防控。”朱春兰还告诉记者,疫情对各行业都有影响,雇主的生活和经济压力也会变大,相互理解才能让家里的关系更和谐。

答:党中央、国务院高度重视职业教育发展,出台《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》(简称“职教20条”),明确了办好新时代职业教育的施工图,职业教育大改革大发展的格局基本形成,进入爬坡过坎、提质培优的历史关键期。《行动计划》聚焦重点、疏通堵点、破解难点,将“职教20条”部署的改革任务转化为举措和行动,推动中央、地方和学校同向同行,形成因地制宜、比学赶超的工作格局,整体推进职业教育提质培优。

9.请问《行动计划》在提升职业教育治理能力方面提出了哪些具体措施?

回到北京之后,谭丽在所在街道登记了个人信息,办理好出入证,和老乡一起在出租房内隔离了14天。“隔离期间买菜也是老乡负责,中间雇主还来给我送过一次口罩,这些都让我感到很温暖。”谭丽感动地回忆起当时的经历。

随着疫情逐渐得到有效防控,家政行业迎来复苏,逐渐回暖,据商务部数据统计,截至6月底,全国家政公司复工率达90%以上。北京家政服务协会会长穆丽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从疫情得到有效防控以后,北京新增的家政雇主和新增的家政服务员返京人数在逐步提升。日前,记者采访多位北京家政员,了解这次疫情给他们的工作和生活带来的变化和影响。

5月底被雇主接回北京的唐慧(化名)也有同样的感受,她的服务对象是海淀区一高校的退休科研工作者,工作内容是负责老人的起居和饮食。从2014年来到北京后,唐阿姨就考取了养老护理专业证书,具有多年的居家和住院护理经验。与谭丽不同的是,唐阿姨专门针对养老护理,需要更细分的专业知识,“其实家里用的纸巾也分为很多种,比如厨房、洗漱、卫生等,刚开始他们也不了解,我就慢慢带他们区分。”

答:《行动计划》提出进一步明确各层次职业教育办学定位和发展重点,系统设计、整体推进中国特色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。一是强化中职教育的基础性作用,保持高中阶段教育职普比大体相当,优化中职学校布局,使绝大多数城乡新增劳动力接受高中阶段教育。二是巩固专科高职教育的主体地位,优化高等教育结构,培养大国工匠、能工巧匠,输送区域发展急需的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。三是稳步发展高层次职业教育,把发展本科职业教育作为完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的关键一环,培养高素质创新型技术技能人才;根据产业需要和行业特点,发展专业学位研究生培养模式,适度扩大专业学位硕士、博士培养规模。

2.请问《行动计划》的总体思路是什么?

返京复工后,家政员们的工作也发生了些许变化:凭借专业知识和经验成为家庭卫生防疫的“指挥官”;与雇主之间的关系也变得更加紧密;平时分散在各自的雇主家中交流不多,现在逐渐注重行业内部的团结与互助;疫情倒逼家政行业创新,促进了大家掌握更多线上技能。

6.请问《行动计划》在服务全民终身学习方面设计了哪些具体举措?